黎明刷机

安利日哥哥的底特律农家乐,乐乎名是日兼
安利《底特律:变狗》~
喜欢这种所有人都能开开心心的同人文。

【底特律】仿生人农场-3

日兼:

因为是代入型第二人称,所以不设置主角名字。
仿生人们会直呼你的名字,也会叫你boss
因为是土味同人,所以这里boss翻译成老板。

仿生人农场应该改名为闹心农场。
——
虽然觉得哪里不对,但你最开始对仿生人们喜欢动物还是相当喜闻乐见的。

可爱的动物可以治愈人类的心,你觉得说不定动物也能让仿生人被人类伤害的心得到治愈。
把雏鸡安置好,你让谢利询问了所有仿生人的意见,几位平时撸狗子最欢的仿生人欣然报名,翻着从网络下载的养鸡大全,围在一起认真地研究起来。

农场目前居住的仿生人大部分都是家政清洁型,唯一的专业农业仿生人叫做艾伯,因为腿部零件磨损加上型号老化,隔壁农场主打算将他报废处理再用优惠价买新款,他的求救信号被谢利拦截到,你连夜开着车过去,用低价把他买了回来。

因为环境恶化,杀虫剂滥用导致的可授粉昆虫灭绝,地球农业开始大量减产,以往很容易就能买到的禽畜饲料随之涨价。在艾伯的带领下,仿生人们收集了农场现有的农业副产品,出乎意料地制造出优秀的饲料,两个半月后鸡就达到了出栏标准。

与收购商约定的前一天,你推着鸡笼手推车看见那一圈手牵手站在鸡棚前的仿生人时,内心冒出的第一个词是“我就知道!”

两个月来,不停有仿生人在你面前努力复述小鸡仔们有多可爱(可爱个屁它们都已经不是小鸡仔了),你也不厌其烦地重复告诉他们这群可爱的小鸡仔能换来更多可爱的绿纸,这些绿色小纸张可以扩建农场的暖房,在严酷的天气条件下种植更多蔬菜换到更多可爱的绿纸,用来发他们那些拖欠好几个月的工资!

“见鬼了你们在这干什么!”你还是抱着希望问了一句。

“拜托!老板,请不要卖掉这些小鸡!

“我们是朋友!拜托不要卖掉它们!”

天了噜你觉得自己简直像个大坏蛋!

“可我已经跟收购商说好了,我明天得拿货去交!”你试图讲理。

为了不让他们直面死亡,你甚至多花钱联系了一家屠宰场!

“这不是货!是小鸡仔啊!”

小鸡个屁!你心想,长那么肥还叫什么小鸡仔!

“听好!”你试图妥协,在心里计划着,“我们卖了这批鸡,然后我再买一批小母鸡回来,以后我们就不卖鸡了,我们卖无受精鸡蛋好不好?就伤心这一次,我们可以再也不用卖了!”

“……不!我们是朋友!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它们去死!”他们手牵手不动摇。

朋友个屁!鸡的脑子哪记得你们这些长得都一样的仿生人!

在自作多情上,仿生人好像发展得要比人类还要优秀了!!!

你觉得自己的白眼都要翻到后脑勺了。

就在你还在思考着要怎么谈判的时候,鸡棚的后面传来一阵扑扇翅膀的鸡叫声,你快步跑到屋侧查看,发现几个仿生人正一人抱两鸡往田野奔跑。

你两眼一黑,简直不能相信发生了什么!

自己农场里的异常仿生人喜欢鸡,为了不让卖鸡竟然抱着鸡逃跑了!!!

这是什么整人节目吗?

抱着鸡逃跑了,认真的!?

光靠跑的当然不可能跟上仿生人,你跳上一旁的拖拉机,启动了它,突突突突地追在抱着鸡的仿生人后面。

“站住!先别跑!那谁!皮特、还是凯奥!不管反正你别抓着鸡脚跑啊!再甩鸡就要死了啊啊啊啊!!!”你喊得声嘶力竭,可没人愿意停下。

不仅如此,他们跑得更快了,漫天鸡毛中,你只能无奈地妥协:

“行吧!行吧!不卖鸡了!不卖了!!!”

可他们跑得太远了,你喊哑的嗓子根本发不出更大的声音。

你回头对跟着坐上拖拉机的谢利说:“告诉他们,别跑了,鸡不卖了,赶紧回来!”

谢利点点头,大概是用了什么人类感应不到的电波传讯,抱鸡仿生人们停下脚步,犹豫着回头看你。

你开着拖拉机又往前走了几米,干脆停车下来换步行。

“我们是朋友!老板……我、我不能……”

保姆型仿生人的皮特本来就超有爱心,他是养鸡狂热分子,你在鸡棚前手牵手的仿生人里没看到他时就该起疑了。

“拜托皮特,你给我做烤鸡的时候不也干的很好吗?”他前主人家庭传下来的烤鸡秘方,好吃到舌头都掉了,这也是你把他指派去养鸡的原因之一。

虽然这已经被证明是极其错误的。
“不,那是不一样的!路易是我的好朋友!”

omg他还给鸡起名字了!

“行吧,不杀鸡了,就养着,你回来吧,鸡要被你吓坏了。”你双手捂脸做出最后的让步。

“谢谢!谢谢你不杀它们……我们是朋友……”

“总之先把鸡放回去吧别抱着了。”你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直到看见仿生人那直肠子的鸡朋友噗地在他身上拉了一大泡屎。“咿呀它拉屎了!”

你看着那一泡屎头皮发麻,皮特却毫无所觉,还在重复道谢的话语,甚至弯腰放下鸡猛地扑过来拥抱你。“谢谢你!老板……”

……

…………

………………

“啊啊啊啊啊啊鸡屎、鸡屎糊到我的身上了唔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的仿生人农场主,也发出了绝望的嘶嚎。

【底特律】仿生人农场-2

日兼:

随便写写,主线没有,时间线打乱。
觉得仿生人的保修应该是原机送修,不会提供零件的,但无所谓啦随便写写。

——
在流浪的仿生人之间,有几个特殊的地方被口口相传着……或者说是手手相传。

城市边缘的洋馆,郊区的一座农场,废弃住宅区深处的一个地下室,以及传说是自由之地的耶利哥。

刚刚觉醒的仿生人就像无知的孩童,他们刚获得自由,失去了会给予指令的人却会迷茫,无暇思考过多,只要得到了一个消息,就会懵懂地前去寻找。

地下室的门被拉开,在黑暗中猛然遇到光明,人类的眼睛需要调节许久才能适应,可对于仿生人来说却不是如此。

“有三个。”谢利一下就数清楚了里面坐在角落的仿生人数量。

而还在努力眯眼的你瞳孔还没放大,眼前净是一片漆黑。

“人类!是人类的陷阱吗?抓我的吗?”里面有人猛地站起来,发出惊慌失措的喊声。

这种情况以前也发生过,来到这里的仿生人或多或少不敢相信人类。你往后退了一步,让谢利上前与他交流。

紫色眼睛的仿生人走上前握住他的手。

数据传输并不花费多少时间,但这个仿生人还是无法接受再次与人类共处。

“人类不可信,人类会伤害我们!不要工作……不能……”

你看见他太阳穴的红圈在疯狂转动。

“谢利,算了,告诉他去耶利哥的路吧。”你小声对在跟另两位沉默的仿生人交流的谢利说。

“好。”

得到耶利哥信息的仿生人安静了下来,谢利按照惯例拿出一个新的毛线帽给他戴上,遮挡太阳穴会暴露身份的灯,再用你带来的腮红把眼周和鼻子画红,假装是感冒,戴好口罩。

“还有这个,如果你受伤了就喝下去,没喝完就交给那里的仿生人。这玩意我们也剩的不多了。”

你拿出三包蓝血,让他塞进大衣的口袋里。

刚刚还情绪激动的仿生人安静下来,人造的瞳仁死死盯着你,微微点了点头后离开了地下室。

“你们老是学不会说谢谢。”你小声跟谢利抱怨。

“他已经说了。”谢利低头在你耳边说。

什么时候?他用电波说了吗?

你转过头问地下室里另外两个没有离开的仿生人。“那么你们两位,是打算留下吗?”

“我们别无选择。”说话的是一个黑发的白种女人仿生人……哪怕满街都是仿生人,你仍只能靠外貌来分辨每个仿生人。

“那么谢利已经跟你们交流过了,用工作换工钱,工钱按照普通农场雇佣工人的价格来算。但是因为我们农场常年赤字,所以有时候工钱会没办法及时发下来。”

“总比没有好。”另一个黑人女仿生人耸肩。

“行,那上车吧。”

你让她们上了车,重新关上地下室的门。

你的房子在偏远农场的中间,这些逃脱原主人所在处的仿生人们大多身上带伤,机能很少能支撑到完整走到你家。为此谢利提议利用这个地下室,每周过来接一些愿意等在这里的仿生人前往农场。

所以说为什么你家的农场成为避难所了!?

为了搞到蓝血和各种零件,你假装自己是拆解仿生人爱好者(以前那些没走到房子就死在你农场附近的仿生人残骸也是周边人们误会的原因),从赛博工业保修点那里死缠烂打定时购买蓝血,以至于将仿生人当家电看待的店员在看见你身后的谢利时都露出同情的眼神。

这次来城里,你卖掉了一卡车的黄瓜。这些有机蔬菜受到了城里中产阶级的强烈欢迎。

换来的钱绝大部分又去购买了家里急需的零件,只剩下那少少的一点钱,你在回来的路上,跟隔壁农场购买了一篮子小鸡。

把鸡养起来,再卖掉,就又可以赚一笔了。家里那两个无所事事天天打滚耍赖说自己是小孩要讲故事要亲亲的小捣蛋鬼全部打发出去挖虫子喂鸡!

你喜滋滋地想着,把车停在了房子前。

三岁多的拉布拉多正懒洋洋地躺在门前的草地上,它现在成为了大部分仿生人的宝贝,喂狗粮散步铲屎都被抢着包办了,狗毛差点要被塑料手们撸秃。

仿生人们似乎挺喜欢动物的,你不太明白原因。但这样看来他们也会好好照料这一筐鸡了。

你低头看筐里的小鸡,毛茸茸,圆滚滚,小小喙发出可爱的叽叽声。让你这个人类都觉得萌到肝颤。

“……谢利,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底特律】仿生人农场-1

日哥哥微博还有好多梗的,强烈推荐!!!

日兼:

农场日常为主,碎片式,想到什么写什么。


第一章只是铺垫。


基本不会出现游戏的三位主角。


——


你的工作被仿生人取代了。




你明白这是迟早的事情,对此早有准备,也省吃俭用存了一点家底。可工作并不好找,一个廉价的仿生人工人比需要每月付工资的人类实惠很多。




就算卖屁股,你也卖不过专业仿生人。




就在存款告急快要吃土的时候,你收到了一份遗产,这来自你的远房叔叔婶婶……他们生前甚至可能不认识你,但老夫妇没有子女亲戚,突如其来的车祸夺走了他们的性命,老夫妇生前的律师算来算去,继承权只能套到你的头上。




可在缴纳了一大笔遗产税和律师费以后,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巨大的空旷的农场了。




你腿上搁着背包,车的后座和尾箱塞满了全部家当,在空旷长满荒草的田野里开了半天,才到达老夫妇的房子。




据律师介绍,这座偏僻的农场过去曾经极其繁荣,种满了作物果实,可在全球气候急剧恶劣,生态系统遭到破坏后,巨大的农场变得鸡肋,绝大部分的田地都荒废了,因为缺乏有机饲料,农场配有的大型养殖场也停止运转。




简直像那个几十年前的老游戏《牧场〇语》。




就这样,你,一个女孩子,留在了一座巨大得可怕的房子里……万幸,老夫妇还养了一只狗,两岁的拉布拉多很快跟你混熟了。




过世的老夫妇并不相信人工智能,农场里一个仿生人都没有。




而你,因为一直独居,经济又一直处于贫困边缘,比起买仿生人,多吃一顿有机蔬菜比较重要。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你有一整个农场需要打理,不会饥饿不怕累还不会闹罢工的仿生人绝对是经营农场的不二选择。




昔日被仿生人挤下岗位的你,终于能奴役仿生人了嘻嘻嘻!




你开开心心地打开网络,查询了一下农业专用仿生人的价格,然后猛地关掉了屏幕。




还是,稍微超过了一点预算。




老夫妇在暖房里种植的蔬菜快熟了,比起仿生人,好好伺候植物让它们卖出个好价钱,给你的钱包回血才是第一要务。




一个星期后,蔬菜终于成熟了。




经历了一个星期只能跟狗说话的痛苦,你差点没办法跟与农场签订购买合同的超市员工好好交流。




购买完需要添置的东西,你牵着狗站在赛博工业的专卖店门口看了看,发现剩下的钱只够你买一付替换的光学组件。




好像还是什么品牌限定款,是一种人类不会有的渐变紫色虹膜。




拉布拉多很兴奋,这是它第一次来城里,你几乎要拉不住它的狗绳。




购买的东西都会邮寄回家,你放任狗子随便乱走,一直闲逛到某个人迹稀少的荒废住宅区。




然后捡到了一个因为光学组件损坏而被丢弃的仿生人。




……




…………




………………




“我的初衷真的只是想要买一个仿生人好帮我干农活,事情演变到现在这样我也是很懵的。”




你一口气说完,伸手指向窗外:“我只想要一个!而现在,我的农场里有一百三十八个仿生人!还在!继续!增加!”




“加上我就一百三十九个了。”抱着枕头缩在沙发里听你讲故事的小男孩说。“你不是想要仿生人帮忙工作吗?这听起来是个happy ending!”




“很高兴你还记得自己是仿生人,那麻烦马上去工作谢谢。不要仗着长得可爱就耍赖,记得刚开始的约定吗?你们工作,我付酬劳和帮你们购买保养组件。”




“不,我是儿童仿生人,我的工作就是撒娇和睡懒觉!”




“如果你坚持自己是儿童仿生人,那就马上给我做题学习去!不许用程式计算,我要每一个算式都写出步骤!”




你用脚把凑到自己大腿埋头撒娇的男孩仿生人推开,后者哼唧着不满地走开了。




他的后脑是空的,裸露出内部闪闪发光的仪器组件。这也是他被丢弃的原因,但儿童仿生人的零件太贵,你还得再攒攒才能把他那傻乎乎的大脑洞填起来。




“我去摘了点薄荷,希望您喜欢。”




一杯热乎乎却不烫口的薄荷茶被端到你的面前,你喝了一大口,又用手指示意对方把茶添满:“别笑,谢利!这一切都怪你!都是你把这些小混蛋招来的!”




“是您太心软了才对。”有着特别的紫色虹膜的管家型仿生人端着茶壶,笑得更开心了。



怀念被温晦宠着的小秦湛,过去的糖都变成现在的刀了。

拖了好久,画不下去了

构图也许有参考?忘了在哪里见过类似的构图。

污江大豆:

喜子:

星火Ar:

自制了一个水彩后期教程,尽量的写得很细了,希望会有帮助(ノ ̄▽ ̄)

棕脸鹟莺,参考照片来自中国野鸟速查app。